广州酷宝贝生殖机构
您的位置:广州代孕 > 广州酷宝贝代孕 >
当前位置
正规广州代孕费用,妇瘤专题直播回顾中国妇科恶
文章来源:http://www.lovewith.net  发布日期:2020-05-09

  4月4日晚上19:30,华大基因与华大学院联合主办的肿瘤基因组咨询系列线上研讨课程的 “妇瘤专题”直播课拉开了帷幕。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李雷主任医师分别在4月4日、4月11日连续两场分享了中国妇科恶性肿瘤遗传学研究和妇科恶性肿瘤的遗传学基础精彩的在线直播课程,均吸引了上万人次观看,并与李雷主任进行了热烈的交流。

  4月4日 妇瘤专题第一期

  妇科恶性肿瘤已经逐步成为危害我国女性健康和生命的重要疾病。多项研究结果表明,遗传易感基因突变是目前最明确的与卵巢癌、子宫内膜癌、乳腺癌发病密切相关的因素。近年来,测序技术发展以及大数据分析为肿瘤基因检测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在中国,可以以比更低的价格得到高质量的检测结果。而结合遗传咨询和基因检测可识别出遗传性妇科肿瘤患者及其家族中的高危个体,为其提供有效的肿瘤筛查及预防手段,是现在妇科肿瘤防控中的重要一环。

  李雷主任详细的总结了从2012年开始,陆续在国内外期刊上发布的中国妇科肿瘤流行病学研究的数据,不同的中心选用的入组标准和检测方法不同,再加上随着近些年数据库的进一步完善,导致不同中心的BRCA研究数据差异还是比较大的。总体来看,中国上皮性卵巢癌BRCA突变率在16.7%到28.5%之间,乳腺癌的BRCA突变率在5.3%以上,子宫内膜癌中林奇综合征的发生率超过了5%,尤其在小于50岁患者中携带率达到26%。

  李雷主任所在的北京协和妇产科团队也主导了多项临床科研项目,这一过程中也积累了丰富的遗传咨询经验和中国人群的突变数据。

  2017年,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联合18家大型三甲医院与华大基因携手发起的“中国北方人群上皮性卵巢癌遗传易感基因突变特征研究”。本项研究入组了1060例卵巢癌患者,其中BRCA胚系突变比例达到25.6%,多基因突变比例近30%,这项结果和国内外著名研究还是有很多的差异。

  

  紧接着,北京协和医院在2018年开展了针对遗传性卵巢癌基因携带者的降低妇科肿瘤风险手术的前瞻性队列研究,与遗传咨询门诊相结合,进行了相关的家系验证,在此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典型家系,这方面的意义甚至远高于用药的价值,该项研究将持续进行。

  

  郎景和院士的以下研究也已经完成,文章正在撰写和发表。

  

  伴随着近年来遗传基因检测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医务工作者和患者都认识到了基因检测对肿瘤的预防、诊疗、监测过程中的意义,希望国家能出台相关的法规规范,医院可以完善临床数据和家系信息,检测机构可以搭建数据共享机制和平台,共同推动这项工作的进展。

  4月11日 妇瘤专题第二期

  李雷主任详细地阐述了上皮性卵巢癌相关易感基因,除了大众所周知的BRCA1/2之外,还应该至少包括RAD51C,RAD51D,BRIP1,MLH1,MSH6,PMS2和PALB2等基因,而对于内膜样癌、透明细胞癌和粘液性癌中dMMR的比例可能高达19%、12%和17%,也需要关注。除了胚系检测,5%的患者会有额外的体系BRCA1/2突变,而现在热门的HRD检测则可以进一步提高阳性率到50%。

  

  妇科肿瘤患者进行遗传基因检测,除了治疗的目的,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家系风险管理,在协和前期的项目工作中,我们已经进行了25例预防性卵巢输卵管切除手术,术后病理发现STIC:2例、隐匿性癌:1例、IA期癌:1例,整体阳性率高于国外的文献数据。妇科肿瘤的预防任重而道远。

  

  内膜癌中的林奇综合征筛查也是临床上经常遇到的问题,林奇综合征会显著增加结直肠癌、内膜癌、胃、小肠、胰腺、大脑、卵巢、肝胆管系统、盆腔、肾和输尿管、皮脂腺和棘皮瘤的风险。在李雷主任的工作中发现,内膜癌患者中7.3%存在MMR胚系突变,8%存在其他基因的胚系突变,在临床工作中,我们更倾向考虑对内膜癌患者进行普筛。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课程结束,李雷主任和学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精彩问题节选如下:

  问:妇科肿瘤基因检测,是不是没有现成的治疗手段如靶向药,就做了没意义?

  答:基因检测的意义不仅仅在于靶向药物的筛选,遗传风险评估和肿瘤预防也是临床关注的热点。

  问:在临床上,建议什么样的患者要做基因检测?具体要检测哪些基因呢?

  答:上皮性卵巢癌患者至少都要进行BRCA的检测,其他多基因检测,HRD,泛癌种panel甚至WES、WGS,都需要依据临床情况而定,需要跟患者进行充分的沟通。

  问:携带BRCA1胚系有害变异的45岁的健康女性,如果其有子宫肿瘤的家族史,其本人希望在进行预防性输卵管和卵巢切除的同时也希望把子宫切了,这种情况下,临床是否会考虑切子宫?

  答:首先需要明确的是BRCA1会轻微增加子宫内膜癌的风险,BRCA2则不会。切除子宫更多的是伦理问题,若无其他宫体病变的情况下,家族史不能作为预防性切除的关键指征,也可以进行一些筛查的手段去早期发现子宫病变,并且这种子宫切除也会略微增加一些其他并发症的风险,这些都需要充分反复的跟患者进行沟通,尊重患者的选择。

  问:如果检测到PALB2突变的话,不是BRCA,也可以用PARP抑制剂吗?

  答:PALB2是同源重组修复通路(HR)非常重要的一个基因,在PARP抑制剂的临床试验中有发现某些非BRCA突变的HR基因突变,也可以从PARP抑制剂治疗中获益,在目前的临床实践中,PALB2突变的患者在没有其他治疗方案可选,或者复发后的维持治疗是可以被推荐。

  问:李主任,HRD检测现在很火,患者也会咨询,您觉得哪些患者需要做HRD,哪些患者做BRCA多基因检测?

  答:HRD的检测仍需要更多的临床数据再向患者推荐,ASCO的指南更推荐给患者进行多基因的检测,如果所选择的医院和检测机构具备HRD的检测能力,可以在多基因检测的基础上增加HRD检测,对于初治的患者,我会更倾向进行。

  问:如果有乳腺癌家族史,遗传检测是RAD50杂合突变,考虑预防性切除乳腺的手术,您怎么看?

  答:预防性乳腺切除,国内能做的地方很多,愿意做的地方不太多,主要也是因为预防性乳腺切除手术技巧很高,导致严重的手术合并症概率高达10%,所以国内大部分的乳腺医师和乳腺外科医师不太认可预防性的乳腺切除手术。并且RAD50杂合突变的外显率没有BRCA高,依据这个来做预防性乳腺切除手术不太合适。

  问:子宫内膜癌,是首选做肿瘤组织的检测还是胚系的检测?胚系突变的概率高吗?

  答:子宫内膜癌基本上不做肿瘤组织的检测,主要是因为子宫内膜癌80%以上是早期内膜癌,基本上做完手术后没有足够的肿瘤组织可供做精细化的基因检测,目前的治疗策略主要是依据MSI、dMMR和胚系突变的情况确定是否采用免疫治疗,我们团队现有的项目结果主要是基于胚系突变的情况,也是非常高的,郎 景和院士的项目中子宫内膜癌MMR突变超过7%,其他基因突变超过8%,整体胚系突变率超过15%,所以对于子宫内膜癌患者还是首选推荐做多基因胚系的检测。

  问:有个病人家族史很明显,但是没有致病突变,她和她姐姐都是卵巢癌,都只有一个BRCA1的意义未明,这种可以倾向判定为致病吗?后续临床怎么处理?

  答:这些情况需要个性化分析,需要跟病理科医生、检测机构技术人员一起商议这个突变位点是否可以升级或者降级,对于确实没有检测到有害突变的情况,我们也要考虑是否需要采用其他的多基因检测、甲基化检测,大片段重排等方法对这个患者做更为精细化排查。如果家族史明显,家族中女性家属很恐惧,我们还是会建议在50岁之后进行一个预防性的切除手术来降低相应的患者风险。

  

  福利时间


有广州代孕生孩子的吗 三代试管选性别包成功价格 辅助广州代孕

标签: 广州代孕机构